ub8优游登录

“藏于辽博的古代监察机构公章”

  一个偶然的机缘,笔者在辽宁省博物馆参观时发现了一方古铜印。

  铜印于1960年凤城县边门镇出土,现藏辽宁省博物馆。铜印为方形印,梯式直柄,通高6厘米、长6.39厘米、宽6.39厘米、柄高4.1厘米,重820克。印面凿刻九叠篆阳文“东京路按察司之印”三行八字,篆文的设计、刻凿较为精致,印体周边略呈坡状,印背右边刻“崇庆二年三月”,左边刻“礼部造”,印边前侧刻“东京路按察司之印”。崇庆为金卫绍王的年号,崇庆二年即1213年;“路”最先由北宋设立,后来金国承袭了这一制度,相当于现代行政区划中的“省”,东京路为金国(公元1115年-1234年)五京制度中东京辽阳府所管辖的范围,在今辽宁省辽阳市。

  也许是职业的关系吧,笔者的目光不禁被印文中“按察司”几个字深深吸引。据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,按察司为官署名,金大定中置九路提刑司,承安三年(公元1198年)并上京、东京两路提刑司为一司,共为八提刑司。次年改诸路提刑司为按察司,上京、东京路按察司设使一人,秩正三品,掌审察刑狱、照刷案牍、纠察滥官污吏豪猾之人、私盐酒麹并应禁之事,兼劝农桑,与副使、签事轮流外出巡按。原来,这方铜印竟还是一枚古代监察机构的“公章”!

  提起金代按察司,不免想起我们的一位古代“同行”——杨云翼。《金史?杨云翼传》记载:“杨云翼,字之美。泰和七年,授东京路按察司事,因召见,章宗咨以当世之务,称旨。”杨云翼“天性雅重,自律甚严,其待人则宽。其于国家之事,知无不言。”在风痹稍愈之时,仍不忘借皇上探问治愈药方之机进行医谏,要皇上“先正其心,则朝廷百官莫不一于正矣。”只是不知,这位古代“同行”在掌刑狱、按劾、巡察之时,是否也曾使用过这样一方铜印?

  “东京路按察司之印”距今已近千年,岁月的磨砺使它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。如今,它安静地躺在博物馆的展柜中,无声地讲述着千年的往事,默默地见证今天的日新月异。

 (辽宁省纪委监委驻省文化和旅游厅ub8优游登录监察组 王丹)